返回

紫陽帝尊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878章 身陷掌心佛國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晨牛雙手合十道:“林施主,你殺不完的。我輩佛門之中,信仰佛祖,降妖除魔,普度眾生。你殺死我們,還會有千千萬萬個我們站出來。而你力量有限,根本不可能保那女魔一世。明知不可為,為何還要愚蠢的去做?林施主,把女魔交給我們吧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!殺不完?我到要殺殺看。”

    林毅抬手就是一劍。

    晨牛腦袋滾落,脖子斷口噴出幾滴金色液體,在烈日的炙烤下,液體很快被蒸發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林毅發現木船,并沒有駛向對岸。木船居然順流而下,向著河下游駛去。

    “咔吱…咔吱…咔吱……”

    水下有東西在啃食船底。

    林毅劈手打出一道神力,催著木船向對岸駛去,可行駛出一段距離后,木船繼續順流直下。

    林毅發現,傳遞有東西托著整條船,不讓船靠岸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凍得僵硬的千雪,林毅把心一橫。

    反手握劍,左手并掌,一掌拍在船底板上。

    這一掌,林毅施展出乾坤九陽拳中的隔山打牛和十色神火。

    呼的一聲!

    船底噴射出一道烈焰,將船底那作祟之物焚燒成灰。

    船身劇烈的晃動起來,林毅劈手向著水面打出一道神光,催著木船向對岸駛去。

    “咔吱…咔吱……”

    刺耳的啃食聲越來越密集。

    林毅低頭一看,不知何時,發現圍繞木船四周,出現了無數白骨骷髏。

    這些白骨骷髏居然能在水中游,森白牙齒一張一合,居然如老鼠般啃食船底。

    幸好林毅造船用的木材足夠厚,足夠結實,否則只怕船底早就被這些白骨骷髏啃透。

    但現在,情況依然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這些白骨骷髏實在太多,密密麻麻,猶如過江之鯽,層層疊疊把船包圍,林毅想劃動木船都無比艱難。

    “給我滅!”

    林毅雙眼一瞪,眼眸中噴射出兩道烈焰,沒入河水之中,瞬間將骷髏群點燃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……”

    十色神火乃是至純至陽之物,專克陰邪之物。

    無數白骨骷髏被點燃,在河面上爆作一團團骨粉。

    “林施主,不要再做徒勞的掙扎了。這里是佛祖的掌中佛國,你無論如何都逃不出去的。還是把那女魔頭交出來,交由佛祖鎮壓。”

    被林毅斬頭的晨牛,死而復生,站在河岸上,雙手合十,一臉的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林毅瞥了他一眼,甩手就是一團烈焰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晨牛被十色神火包圍。

    他面無表情,寶相莊嚴,雙手合十,道了聲佛號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我佛慈悲,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?林施主,我們再會。”

    晨牛被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而河岸上,詠佛之聲越來越響亮,震耳欲聾,令人不厭其煩。

    林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討厭和尚,他發誓,只要自己和千雪活著逃離此地,以后見廟拆廟,見佛殺佛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林毅一揮手。

    劍芒劈斬三千里!

    無數佛面人人頭滾落,數之不盡的金色液體,噴濺而出,被蒸發掉后,飄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終于。

    詠佛之聲小了許多。

    但后面依然有無數衣衫各異的佛面人,源源不斷聚涌而來。

    那些無頭尸體,被擊落墜入河中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所有無頭尸體化作白骨骷髏。

    望著流淌湍急的黃色河水,林毅頭皮一陣發麻。

    “這特么根本不是河水,這是黃泉!”

    “好你個賊禿驢,敢把我和千雪困入掌中佛國。我要打碎你的掌中佛國,擰斷你個賊禿的狗頭。”

    林毅忍無可忍,怒發沖冠。

    雙手連連揮動,數之不盡的烈焰向四面八方射去。

    烈焰落入水中,無數白骨骷髏被焚燒成骨粉。

    烈焰落在岸上,引燃無數草木,自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佛面人,陷入火海,被焚燒成灰。

    烈焰滾滾,黑煙滔天。

    無數佛面人死于非命,

    可卻沒有慘叫聲。

    似乎,對他們而言,這是一種朝圣。

    他們全都慷慨赴死。

    借著這個空當,林毅以劍做槳,終于劃到對岸。

    他抱起千雪,一躍而起,離開木船,落在岸上。

    很快,那艘木船便被河中的無數白骨骷髏撕碎,分食。

    林毅頭也不回,抱著千雪極速奔行。

    前方沃野千里,沒有一個佛面人。

    林毅選了一個方向,一溜煙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林毅離開沒多久。

    河水中的白骨骷髏,居然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,搭了一白骨橋。

    河對岸的僧面人,踩著森森白骨,跨過滾滾洪流,來到河對岸,向著林毅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林毅速度很快,一口氣狂奔出一千里。

    他試著想要沖天而起,想要在空中飛行。

    但卻總是被一股無形的壓力,壓迫下來,降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那位佛祖,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哪怕他是神之帝尊,在佛祖的掌中佛國中,都有力使不上,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奔馳了有多久,林毅腳下一劃,突然落入水中,懷中的千雪差點脫手而出。

    林毅雙手把千雪舉高,舉過頭頂,踩著濕滑的淤泥,在水池中前行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蓮花池。

    池內清水如碧,遮天蓮葉無窮碧。

    蓮花似火,蓮葉如蓋。

    如此景致,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但林毅根本無心賞蓮看花,他雙手拖著千雪,在淤泥中艱難前行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,腳下忽然踩到了硬石板。

    有臺階出現在林毅腳下。

    林毅踩著臺階,亦步亦趨,終于走出蓮花池。

    抬頭一看,面前居然是一個無比巨大的佛像。

    佛像雙手合十,身披袈裟,寶相莊嚴,雙眼微瞇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這正是一尊佛祖石像。

    這尊石像無比巨大。

    林毅站在佛像面前,佛像的一個小腳趾頭,都要比他高。

    “佛祖?呵呵,原來你的石像在這里。我來毀了它!”

    林毅抬手一劍劈了上去。

    當!

    劍芒閃過,居然只在石像上留下一道劃痕。

    這座石像不但巨大,而且堅不可摧,哪怕林毅神力加身,也只能對石像造成極其輕微的傷害。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無數佛面人,自遠方聚集而來。

    詠佛之聲,整耳欲聾。

    晨牛走在最前方,大聲道:“林施主,不可對佛祖法象無禮。”

    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佛面人,越來越多,猶如潮水一般,將方圓十里圍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后面還有越來越多的佛面人,正在聚集而來。

    當他們來到蓮花池前,全都止住腳步,不敢越蓮池一步。

    望著自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佛面人,望著蓮花池對岸道貌岸然的晨牛,林毅大笑道:“他是你們的佛祖,可不是我的佛祖。你們的佛祖要殺我妻子,我自然要殺他,就先從他這座佛像開始。”

    林毅抱著千雪,縱身一躍,跳上佛像腳面,順著佛祖褲管爬到了他的腰際,順著袈裟爬到了佛像肩頭,順著巨大的佛祖耳朵,爬上了佛像頭頂。

    佛像頭頂很平滑,有九個大坑,那是佛祖腦袋上的九個香疤。

    林毅把千雪平放在佛像頭頂上,走到頭頂邊緣,俯視著下方密密麻麻形如螻蟻的佛面人。

    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”

    “佛祖,以后就從你腦袋上安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放我們離開,否則,會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林毅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壺清水,仰頭狠狠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剛才逃得急,渾身冒火,嗓子咳得像著了火,連口水都沒來得及喝。

    這一次,林毅喝了個夠。

    下方,晨牛等僧面人,怒不可支。

    所謂的佛怒金剛,遍地皆是。

    “林施主,快下來,不可對褻瀆佛祖石像。”

    “林施主,有話好好說,趕快下來,你這樣做是對佛祖的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林施主,請你下來好不好?佛祖的佛像神圣不可染指,你這樣做會遭到報應的。”

    晨牛好說歹說,說了一大堆,林毅懶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哼,現在有話好好說了?之前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現在不說我家千雪是魔女了?你們這些禿驢,就知道欺軟怕硬。”

    林毅雙手放在后腦勺上,斜臥在佛祖頭頂上,翹著二郎腿,不屑的瞅著下方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一個水珠兒落在林毅臉上。

    林毅抹了一下臉,看著手心中的水珠兒,目光一轉,望向不遠處的千雪。

    他驚喜的發現,千雪身上的冰層正在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這滴濺在他臉上的水珠,就是千雪身上的冰塊融化所致。

    “千雪,老婆,你終于要醒過來了嗎?”

    林毅驚喜交加,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抱起渾身濕漉漉的千雪。

    千雪的身體,不再那般僵硬,開始慢慢變軟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凝冰,正在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水,從她身上,從她鬢發間,慢慢流淌。

    佛祖頭頂,被冰水濕了大半。

    千雪體溫慢慢升高。

    終于。

    她慢慢睜開了眼睛,映入林毅眼簾的,是一雙再熟悉不過的剪水秋眸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不是在做夢吧?”

    “夢中,我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大聲呼喊你的名字,可卻就是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千雪虛弱的柔聲道。

    “不,傻瓜,你哪里都沒去,你就在我身邊,我們一分一秒都不曾分離過。”

    林毅心頭堵得慌,他抓起千雪的手,不停地親吻。

    千雪靜靜看著他,笑了笑,眼神又開始變得朦朧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好困,我要再睡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睡吧,我時刻都陪在你身邊,一分一秒都不分離。”

    林毅輕聲道。

    千雪笑了笑,微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很快,她又睡著了。

    她的體溫又開始慢慢下降,黑發上結了一層霜,臉頰上朦朧起一層霧氣。

    林毅咬了咬牙,脫下上衣,蓋在千雪身上。

    雖明知這樣做無濟于事,但了勝于無。

    林毅赤著上身,在太陽下,露出一身腱子肉。

    望著腳下巨大的佛祖石像,林毅忽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抓起寶劍,跳到佛象身上,左一劍,右一劍,在佛祖石像上,亂劃亂砍。

    氣得蓮花池岸邊的晨牛直跳腳。

    “林施主,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林施主,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林施主,有話好好說,千萬不要對佛祖法象無禮。”

    林毅懶得理他,只顧在石像上亂砍亂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    林毅感到累了。

    他縱身一躍,猶如一只靈猿,順著佛祖袈裟,爬上佛祖頭頂,從儲物戒里取出一口鐵鍋,還有各種食材。

    起鍋燒油,烹炒煎炸。

    很快,一頓美味可口的大餐制作完成。

    習慣性想去喊千雪來吃飯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被冰封的人兒后,林毅心頭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臭禿驢,死禿驢,早晚有一天,我要推倒你所有廟宇,殺光你所有和尚。”

    林毅狠狠地嚼著一塊紅燒肉,巴拉了幾口米飯,咬牙切齒道。

    就這樣。

    餓了就吃,困了就睡,醒了就去挖鑿佛象。

    時間如流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了多久。

    千雪又醒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醒的時間長一點兒,她指著林毅長長的胡子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胡子長了嗎?我還沒發現。”

    林毅順手一劍,割斷長長的胡須。

    再看千雪時,她又睡著了。

    林毅把僅有的一件內衣給千雪蓋身上,穿著大褲衩子,抓起寶劍,沖了下去,對著佛象又是一陣狂砍。

    時間如流水。

    林毅早已不是當年的紫陽帝尊,他變成了一個石匠。手上和腳上,遍布密密麻麻的老繭。

    披頭散發,蓬頭垢面,抓著一把磨損的很嚴重的大劍,跳上跳下,猶如一個大猴子,在佛象上砍砍,鑿鑿。

    叮叮當當。

    叮當之聲,就從沒聽過。

    蓮花池淺。

    晨牛等佛面人,席地而坐,雙手合十,高頌佛號。

    林毅耳朵早已被磨出了老繭,對那佛號之聲,置若未聞。

    他的體型變得更加健壯,肌肉變得更加勻稱,皮膚變成了古銅色,臉色無比滄桑。

    烏黑長發披在肩頭,一直拖到腳后跟。

    砍掉過幾次,后來林毅自己都嫌麻煩了。

    干脆,隨意在腦后挽了一下,不再去管它。

    佛國之中無四季。

    林毅也不知道在佛國之中呆了多長時間。

    漸漸地,他摸出一個規律。

    千雪每隔一百年蘇醒一次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千雪已經醒過十次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們在佛祖的掌心佛國里,呆了整整一千年。

    這一日。

    林毅疲憊不堪,喝了點兒酒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千雪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她居然能站起身,她居然還能走路。

    步履艱難來到林毅身邊,千雪深情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伸手拿起那把都快磨成小刀的寶劍,走到佛祖頭頂邊緣,低頭一看,大吃一驚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168娱乐电玩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