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庶妃驚華:一品毒醫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百七十六章 劉旭駕崩?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暮色慢慢降臨,烏云密布,眼見著一場暴雨將至。

    “馬上要下雨了,我們去前面的客棧躲躲雨吧。”莫子玉說道。

    隨后,莫子玉與司徒摘星還有秦逸,三人一道前去客棧內躲雨。

    “老板,三間客房,再上些酒菜。”司徒摘星留下一錠銀子說道。

    小二很快就上來了酒菜,三人正在吃著,司徒摘星感慨道:“時間過得真快,這一晃又是一年過去了,明兒我得先離開了,我師父八十大壽,我得去看看他老人家了!”

    莫子玉笑道:“你還有師父,以前從未聽你說起過啊!”

    “若是沒有師父,我這一身的本領從何而來?”司徒摘星說道,“不過我這個人喜歡闖禍,那老頭子怕我連累了他,不讓我對外人說他是我的師父。老頭子這些年一直很低調,我也走了那么多年了,是時候回去看看他,我現在也算是闖出些名堂,這盜帥的名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也算是沒有給他丟人!”

    這時候秦逸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,莫子玉順著他的眼色偏過頭看了一眼,只見著剛剛進入客棧的人不是旁人,正是多年未見的邱銘。

    他滄桑了許多,這些年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莫子玉三人,他明顯也微微楞了一下,隨后將目光轉向了一邊,并未上前打招呼,當做并不認識一般,坐到了另一桌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在這里遇到這個叛徒?”司徒摘星不屑的看了一眼邱銘,“瞧他的模樣,這些年應該過得不怎么樣,不知道有沒有后悔當初背叛咱們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必這么說他,他當初也應該有不得已的原因吧,不過事情都過了這么多年了,該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,就像現在這樣,大家當陌生人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就是大人大量,不跟他計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只見著掌柜的上前來,抱拳小聲說道:“屬下見過公主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微微挑眉笑道:“卿光閣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掌柜笑道,“在這里見到公主實在是太好不過了,陛下讓屬下給公主傳個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話?”

    “公主跟屬下前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不疑有他,準備跟他走,這個時候司徒摘星與秦逸兩人也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掌柜的有些為難的說道:“公主,事關機密,此事屬下只能夠跟公主一人說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莫子玉點頭,又對秦逸與司徒摘星說道,“你們在此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隨后莫子玉起身,跟著掌柜的到了后面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說吧,到底什么事情?”莫子玉問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那掌柜的忽然轉過頭盯著莫子玉,眼睛里面全是殺機,他手上多了一把匕首,瞬間便是朝著莫子玉的胸口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莫子玉驚了一下,急忙退后了幾步,想要往大堂趕去,但是這個時候背后卻已經被兩個小二攔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什么人!”莫子玉喝道,“誰指使你們的!”

    沒有人說話,只是眼神越發的冷厲,三人同時攻向了莫子玉,莫子玉腳尖輕點,飛身向上,躲過了三人的攻擊,隨后與三人纏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數招過后,莫子玉躲過了一人受傷的匕首,將匕首刺入了一人的胸前,但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,他根本沒有死,而是將匕首拔了下來之后,繼續朝著她攻去。

    外面大堂,司徒摘星與秦逸兩人還未發現里面的異常,正在吃飯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邱銘突然走到了他們的桌子旁。

    司徒摘星挑眉看著他,問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她有危險。”邱銘說道,“方才那掌柜的根本不是真正的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不早說!”司徒摘星將筷子一扔,與秦逸兩人直接沖進了后院內,果然見著三人正在圍攻莫子玉。

    他們立即加入戰斗之中,可是叫他們意外的是,這些人的武功不是頂頂厲害的,但是他們根本打不死!

    “都是些什么人啊!”司徒摘星罵道,“一劍刺入心臟都不死,我們是不是見鬼了?”

    莫子玉在剛剛的交手中發現了這些人手臂上的紋路,冷聲道:“他們應該是犬戎人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殺不死,我們小心為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們就是犬戎人。”那假冒的掌柜的說道,“我們要為我們少主報仇!”

    “少主?”莫子玉略微冷一下,“拓跋余?”

    “正是!你們受死吧!”說著,他們再一次朝著莫子玉他們三人襲去。

    這些人的武功實在是太過怪異了,也不是鐵布衫,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弱點是什么!

    這個時候,邱銘跑了過來,說道:“這些人都是藥人,早就不是真正的人了,你們要小心,他們身上都是毒!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才能夠殺死他們啊!”司徒摘星問道,“這些家伙實在是太惡心了!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弱點是……”就在邱銘要說話的時候,三人突然改變方向,朝著他攻了過來。

    邱銘退后兩步應對著,急忙說道:“他們的弱點是風門穴!”

    “風門穴?”莫子玉眸子輕輕轉了一下,隨后將隨身攜帶的銀針朝著其中一人扔了過去,正刺入那人的風門穴,風門穴正是他的死穴!

    他人突然倒地,這個時候司徒摘星以極快的身法,上去便是又點了另一人的風門穴,那掌柜的見此情形便是準備離開,就在這個時候秦逸將他的去路攔住,與司徒摘星兩人前后合擊,也點了他的風門穴。

    三人倒地不能夠再動彈。

    莫子玉看了一眼邱銘,說道:“多謝相救。”

    邱銘垂眸,苦笑了一下,說道:“我曾經答應過你要做你的保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說是做我三年的保鏢,三年時間早就已經過去了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不管如何,如果沒有你出手相助,我們三人很難應付,多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你怎么知道這里有危險的啊?”司徒摘星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開始我一點都沒有懷疑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這里的確是卿光閣的一個據點。”

    “卿光閣遍布各地,多么恐怖的情報網,你覺得各國的皇帝真的會放任下去嗎?”邱銘說道,“雖然卿光閣很隱秘,但是各個國家都相繼建立了自己的情報網,卿光閣再隱蔽也會被挖出來的,而這里不過是被監控之下的一處罷了。西魏一直有些動作,進來跟一些還殘留在中原的犬戎勾結,此處便是他們想要對你下手的一個地方,我追查這件事情有些日子了,只是不知道他們究竟想要干什么,故而一直在周圍觀察著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輕輕的搖了搖頭:“沒有想到卿光閣有朝一日會成為大家的眼中釘。”

    “誰也不希望自己的國家之內有這么多的眼線的,自己國家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盯著,不是嗎?”邱銘說道,“不過眼下三國簽訂了盟約,除了西魏,南楚跟北夏應該不會對卿光閣動手的,只是你們在西魏的據點,要多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三人說話的時候,方才地上躺著的那假冒的掌柜突然一躍而起,朝著莫子玉便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卻是見著邱銘一把將莫子玉推開,而那把匕首卻是將他的胳膊劃傷了,他反手將長劍刺去了此人的喉嚨,司徒摘星與秦逸兩人見狀也是一左一右的夾擊。總之弱點就是他身上的某個穴位,兩人便是超準機會,逐個開始嘗試。

    莫子玉開始檢查邱銘的傷口,緊張的問道:“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應該死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中毒了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這個毒不簡單,別運功,我來解毒!”

    莫子玉開始為邱銘處理傷口,同時司徒摘星與秦逸兩人也將那假冒掌柜的穴位找到了,那家伙總算是到底化作一具尸體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樣了?”司徒摘星上前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傷到要害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不過這毒很麻煩,我已經解了這毒藥,不過可能會對你的左右產生一些影響。”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邱銘倒是不怎么在意,“一只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看著莫子玉微微一笑:“我也算是兌現了我的承諾了,我欠你,還清了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嘆了口氣:“我沒有真正怪過你,我知道當初你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。你今后打算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不少犬戎人還混跡在中原各國,我想要將這些人都找出來。”邱銘淡淡的笑了笑,“我不能夠再做捕頭了,不過還是可以行俠仗義的。我很高興認識過你們,真心的!”

    司徒摘星坐在邱銘的身邊微微嘆了口氣,說道:“我怪過你,不過現在都一筆勾銷了。如果以后我們還能夠再見面的話,我還是會跟你好好的喝上一杯的。”

    暴雨傾盤而下,四人坐在檐下躲雨,享受著此刻的寧靜。

    那些恩怨,便是隨風而去吧。

    翌日,司徒摘星辭行,前去給他的恩師祝壽,邱銘留了兩日繼續養傷,莫子玉與秦逸兩人則是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不過卻是受到了一個叫莫子玉分外吃驚的消息,劉旭駕崩。據說是因為在狩獵的時候,從馬上摔了下來,然后不治而亡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莫子玉只覺得腦子里面似炸開了一般,她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他久經沙場怎么可能從馬上摔下?北夏皇宮內那么多的名醫,又怎么可能不治身亡呢?”莫子玉驚詫的說道,“這一定是假的,這其中一定有什么問題!我一定要搞清楚,一定要將其中的問題搞清楚!我要去北夏帝都,除非我親眼看到劉旭的尸體,不然我是不會相信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雖然她知道,陛下駕崩,這個重大的消息必然是從官方發出來的,搞錯的幾率幾乎沒有,但是她還是想要抱著最后一絲希望,希望一切都是假的,希望這不過是有人在跟她惡作劇!

    她隨即趕往京城,不眠不休的趕了好幾日路,總算回到了京城,不過回來之后的景象卻是叫她心頭一涼,百姓披麻戴孝,京城到處都是素縞。

    莫子玉隨后去了皇宮,此刻皇宮的主人已經換了,劉昶清已經登基,成為了北夏新的帝王。

    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莫子玉入內之后急忙質問道,“你父皇,怎么會?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劉昶清穿著孝服,將手上的奏章放下,平靜的看了莫子玉一眼,說道:“你來遲了,父皇已經走了。他在臨終前只是想要見你一面,終究還是留了遺憾。”

    聽到劉昶清親口說起此事,莫子玉只覺得心中被人捅了一刀一般,可真疼啊,疼得好像不能夠呼吸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,咽了口唾沫,哽咽的問道:“告訴我,昶清,快告訴我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父皇怎么可能就那么就死了呢!”

    “父皇的身體你應該知道的,多次受到重傷,早就不是以前了。數月之前,父皇就染病了,但是父皇一直不肯讓御醫好好的醫治,導致身子越來越虛弱,這一次狩獵的時候體力不支,到底之后被馬踢到了胸口,這才……”劉昶清嘆了口氣,“若是你沒有一直拒絕父皇,如果你一直在父皇身邊,為他醫治,父皇肯定不會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我嗎?”莫子玉退后了兩步,捂住了胸口,“原來是我害死了他?”

    “朕也沒有怪你的意思,但是父皇的確是去了,你也想開一些吧。”劉昶清嘆道。

    “你父皇現在在哪兒?我想要去看看他。”莫子玉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,“我還有很多的話想要跟他說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一直下葬皇陵了。”劉昶清說道,“如果你想要跟父皇說話的話,朕會讓人帶你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皇陵內。

    “姑娘,里面面上停放著陛下的棺木,奴才不方便入內,姑娘自己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莫子玉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給你陪葬了不少的珍寶。”莫子玉看著陪葬的那些金銀器還有珠寶古玩,苦笑了一下,“可是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劉旭的棺木停在最里面室的正中央。莫子玉圍著棺木走了一圈,輕輕的觸摸著棺木,隨后蹲了下來,捂著心口的位置,痛哭起來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為什么你會就這么去了?你知不知道我還有很多的話想要跟你說?”莫子玉哭訴道,“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身后愛上你的,但是不知不覺間,我對你的愛越來越深。中間發生過很多的事情,我恨過你怨過你,但是從未停止愛過你。這些年我們聚少離多,我一直都在思念著你,從未有一日不曾想你。我知道我們可能不能夠在一起,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活得好好兒的,讓我好有個掛念,為什么你會丟下我就那么去了?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要是我早些回來就好了,我為什么要那么倔強?我如果早些回來,你或許就不會出事了,昶清說得對,是我害了你!你為什么不等等我?這些話我一直藏在心里面,你為什么不聽聽我的心里話再走?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聽到啦!”一道聲音傳來,莫子玨渾身一僵,她急忙抬頭朝著門的方向看了過去,只見著劉旭好端端的站在那里,嘴角含著一抹得逞的笑意。

    莫子玉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劉旭朝著莫子玉走了過去,笑問道:“你方才說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莫子玉一個巴掌扇了過去,訝異的問道:“你沒死?”

    “我沒死。”劉旭笑了笑,“如果我不詐死怎么能夠聽到你的心里話呢?”

    莫子玉有一個巴掌扇了過去,罵道:“劉旭,你混蛋!你知不知道這些天我是怎么過來的?你混蛋!”

    說著手上的巴掌便是胡亂的朝著劉旭打了過去,劉旭強行將莫子玉抱在了懷中,輕輕的拍著她的背,安慰道:“都是我的錯,都是我的錯,不要生氣了,不要生氣了,乖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夠這么對我!你混蛋!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嚇死了!你知不知道我都差點想跟你一曲去了!”莫子玉在他的懷中委屈的哭了起來,“你怎么能夠這么對我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,對不起!”劉旭輕輕的拍著莫子玉的背,“你打我吧,罵我吧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哭夠了,將所有的情緒都發泄出來了,擦了擦眼淚,問道:“說吧,你為什么要開那么大的玩笑?好玩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玩笑?誰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?”劉旭笑道,“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北夏的皇帝了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答應你哥哥不能會跟北夏的皇帝在一起,現在我已經不是北夏的皇帝了。”劉旭攤手笑了笑,“那么我們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……”莫子玉有些反應不過來,“你為了跟我在一起,連皇位都不要了?”

    劉旭與莫子玉并肩在地上坐著,他笑了笑:“這個皇位其實我從來沒有真正想要過,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皇位應該是大哥的。如果三國簽訂了和平的盟約,我也沒有什么其他擔憂的事情了,現在昶清做的很好,他已經能夠成為一個很好的皇帝了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詐死?”

    “當皇帝是可以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,但是卻并沒有想象中的快活,對于我來說,皇位與你,當然是你更加的重要。”劉旭笑了起來,“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,如果連你也不要我,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。這位好心的姑娘,你就行行好,收留我吧?”

    莫子玉噗嗤笑了出來:“你也太胡來了,原來這個世上真的還有人不要江山要美人的!”

    “不要江山是真。”劉旭抬起莫子玉的下巴,看著她哭成花貓的臉,“可有人說自己是美人的嗎?”

    “討厭!”莫子玉在劉旭的胸口錘了一下。

    劉旭夸贊的叫了一聲:“好疼啊,你想要謀殺親夫啊,你方才不是好說一直都愛著我嗎?”

    莫子玉臉一紅,偏過頭去:“你再胡說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劉旭從懷中拿出了一塊手絹,給莫子玉輕輕的擦拭著:“玉兒,我們之間經歷了太多了,也分別了太久了,以后我們不要再分開,好好的在一起過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垂眸,輕輕的點頭。

    劉旭將她抱在懷中,嘆道:“這一日,我已經等得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兩人出了皇陵,準備離開京城,今后他們便是相伴游歷江湖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去看望一下父親跟大哥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大哥成親的時候我都沒有回來,聽說嫂子有了身孕,我正好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莫子玨是在三個月之前成婚的,那個時候莫子玉正好在一個村子里面正好突發惡疾,許多人被感染,她不得不留下,走不開,故而也錯過了大哥的婚期。

    據說,莫子玨回去之后,前來提親的人快要踏破了莫府的門檻,京城里面思慕少將軍的也不在少數。有翌日莫子玨出外游玩,突然有一個女子從天而降,恰好被他給接住了。原來這名少女為了想要一睹威名赫赫的少將軍的模樣,便是準備躲在樹上,卻不曾想腳下打滑摔了下來,不過這么一摔,卻也摔進了少將軍的心里,半年之后兩人便成了親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也應該去拜見一下岳父大人啊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用去了,我怕你會嚇到他們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父親跟大哥一向以北夏為先,若是知道你為了一個女人居然做出詐死這么荒唐的事情,必然會怪我魅惑你的,你就不要現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弄的我跟個奸夫似的?”劉旭不滿的說道,“你先去吧,咱們在城門口匯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整理了一下心情,隨后快速去了莫府。

    如今知道劉旭沒有死,而且兩人之間的心結也已經解開了,故而她此刻的心情格外的輕松,越周圍的人臉上的悲傷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入了莫府,莫子玨親自前來迎接。

    “大哥成親,小妹沒有來參加,希望大哥不要怪罪啊!”莫子玉說道,“這是我為大哥準備的新婚禮物,算是給大哥賠罪了。”

    莫子玨將禮物收下,他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莫子玉,隨后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陛下駕崩的確是很突然的事情,你也要想開一些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在想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裝得傷心一點,如果一點不悲傷,是不是顯得太沒心沒肺了?

    就在她躊躇著該怎么辦的時候,一道女子溫柔的聲音傳來:“相公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抬眸望去,一個白衣女子緩緩而來,這女子談不上絕色,倒是卻也十分的可愛清麗,想必就是她的大嫂了。

    “熙兒。”莫子玨喚道,“這就是我經常跟你提起的,我的……義妹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。”莫子玉福了福身,“嫂子跟大哥大婚,未曾前來祝賀,希望嫂子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!”女子溫柔的一笑,“我時常聽相公提起你,聽了不少關于你的事情,對你一直很敬佩,很好奇,今日終于得見真顏,沒有想到還是一位國色天香的美人,實在是太叫人意外了!站著做什么,快些里面去說話吧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先去給父親請安。”莫子玉淺笑道,“大嫂,失陪一下,我稍后再來跟你說說話兒!”

    隨后莫子玉便是小跑著去見父親,女子看著她的背影,微微一愣:“小妹之前來過咱們這里嗎?我瞧她的模樣,對莫府好像十分的熟悉!”

    莫子玨笑了笑:“是啊,以前經常來,她就是在這里長大的。”

    莫子玉一路小跑到了父親的書房,整理了一下衣衫,敲門入內:“父親,女兒回來看你了!”

    “玉兒!”莫晟高興至極,“你怎么突然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前來看望你老人家!”莫子玉上前親密的挽著父親的手臂,“父親近來身體如何?女兒不孝,不能夠在你膝下盡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,我的身體很好。”莫晟有些憐憫的看著莫子玉,“你是為了先帝的事情回來的吧?你跟先帝之間的事情,這一年多以來,我也陸陸續續聽說了,孩子,節哀順變。”

    這都是劉旭干的好事!

    莫子玉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下,隨后說道:“其實這些年我已經將他忘得差不多了,所以現在知道噩耗,雖然傷感,去也不曾十分傷心,父親不必為我擔心!”

    她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話鋒一轉:“我方才來的時候看到大嫂了,大嫂美麗可愛,看上去也十分賢惠,與大哥感情也好,恭喜父親得了一個好兒媳還馬上要做爺爺了!”

    “你嫂子來了莫府之后,的確是讓莫府熱鬧了起來。”莫晟說道,“她是個好姑娘,嫁給你哥,算是委屈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委屈,說得大哥很差似的。”莫子玉說道,“不過眼下瞧著父親身體康健,大哥嫂子夫妻恩愛,我心里面也十分的開心呢!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168娱乐电玩城